C杦

敝帚自珍

[Damijon][Jondami]A Common Day


◎写于#ss5#之前

◎清水向

◎自娱自乐

这太可疑了。乔通过电脑屏幕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身后那位新来的代课老师。

距离他们上一次见面有多久了呢?一年还是一个月?——事实上,只有短短两周。生活还在继续,并没有因为达米安的造访而改变轨道。莫名的,乔有些失落,就好像某些自己期待已久的事情将要实现,却又不得不选择回到原点。

但是今天,似乎又与往常有些不同。

代课老师从他的身后经过,在用超级听力确认过距离后乔转过身匆匆瞥了那位老师的背影一眼。肩膀宽阔,体型匀称,看起来约莫三十岁——任谁也想不到内里却是一个十三岁的小男孩。

也许这正是他想要的,出其不意,然后让人惊慌失措。

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得逞了,达米安。下定决心后,乔便暗自计划着该用什么方式戳穿达米安的伪装,在先前的小小失利中扳回一城。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乔?”直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乔才回过神来,微微低下头,余光便瞥到了代课老师那双擦得锃亮的皮鞋的鞋尖。

“呃……老师……我刚才在想这个问题呢……”乔窘迫地笑了笑,这才记起现在是上课时间。

“不不不,我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正相反,我认为独立思考是个好习惯。”代课老师凑近屏幕推了一下眼镜架,“只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我十分钟前讲过的内容吧?”

“我……呃……我有点笨……理解的时间要久一点……”

全班都笑了起来。

春的到来融尽了积在路面上的雪,小水坑倒映出了并肩回家的乔和凯茜的身影。蜻蜓在水面上点了一下,一圈圈涟漪便荡了开去。乔在无意间抢了身边的人一步,在他身体悬空的前一秒,凯茜及时地拉住了他的蓝色外套。

“你还好吗,乔?”凯茜担忧地看着乔,“你今天的样子看起来很奇怪……像丢了魂似的。”

“我没事,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不好的事情,依据以往的经验来看。“我暂时还没想到解决的办法。”

“我相信你总会找到办法的。”

“谢谢你,凯茜。”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一个蝙蝠大脑,但是,他的超级直白也许会在对付那只小鸟的时候有奇效,就像田野里的稻草人光是立在那个地方就不会有乌鸦靠近了。“我想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先上车吧,我马上就回来……”

这时有人从背后狠狠地撞了一下乔的肩膀,他晃了晃身子,险些用自己的脸来感受这片温暖湿润的土地。但是那人似乎并没有到自己撞到了人,只是一个劲儿地往前快步走,把一切都抛在了身后。

“是那位代课老师。”凯茜小声对愣在原地的乔说。事实上,他比凯茜更先认出那个人,只是惊讶于自己不小心用超级听力捕捉到的只言片语,这推翻了他之前的所有猜测——“马上就到”“见鬼”“忘了”

“我们走吧,现在没事了。” “?”

虚惊一场。乔瘫倒在床上,任由颓废充斥着这个狭小的空间。回想起今天所发生的事情,他始终觉得哪里有说不上来的不对劲。床太柔软了,他几乎都要彻底陷进去了——也只是几乎了。

当时针指到9的时候,超级小子出发了。

我到底在做什么?乔在汉密尔顿的原野上奔跑着,经过的地方扬起了灰尘,转眼间消散在了空气中。他熟悉这片土地的一切,一望无际的田野,土地所散发出的香味,风吹过草地的沙沙声——他就算闭着眼睛也可以走出这里。乔也确实这么做了。

他所没注意到的是,有那么一瞬间,他确实飞起来了,并没有借力于地面。

哥谭离大都会并没有多远,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只是乔现在才终于切身体会到——他从未独自一人来到这个地方。这座城市带给他的感觉很不好,零零星星的几点灯光让他想起了窥伺着猎物的野兽的眼睛。比黑暗更黑暗的地方。他想。

乔极力避开了哥谭的中心区域,所幸他并没有遇见任何罪犯,最重要的是,也没有遇见蝙蝠侠。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犯的错在蝙蝠侠看来跟普通小混混犯的错可能是同一个等级的。

当韦恩庄园进入了视野后,乔才想起出发时提出的问题。这蠢透了……现在回头应该还来得及……这样想着,他闭着眼睛跳到了二楼的某个窗台上。好消息是,透过玻璃窗往里面看去,里面有一床打开了的被子,坏消息是,这床被子的主人并不在屋里面。

也许现在正是罗宾时间。

无论如何,他还是想进去看一看。

窗户并没有从里面锁上,轻而易举的就能推开,想来今天晚上的风应该并不大。乔刚跳进房间里面,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环境就被狠狠地压倒在了地上。下一刻,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抵住了他的喉咙。蝙蝠镖……“是我……达米安……”

身后的人一愣,收回了蝙蝠镖。正当乔松了口气的时候,达米安换了个姿势坐在了乔的背上,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达米安……”乔双手撑着地面猛地站了起来,“……你不要太过分了!”达米安只是一个漂亮的后空翻在地上按了一下后稳稳地落在了乔的不远处。

“乔宝宝……”他把双手插在胸前,做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尽管他并没有那么高,“这个时候,你应该躺在你那婴儿床上听妈妈讲睡前故事。”“达米安,我说,你说话能别那么伤人吗?”“前提是我没有在睡觉时间被打扰。”“你上次也打扰到我睡觉了!”“你还没有睡着,也就是没睡。”

“所以,你到这儿来只是因为没有妈妈的睡前小故事睡不着吗?”达米安用力推开了乔,又接着说,“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们不是朋友——一点可能性都没有。”“好吧,现在我知道我该干什么了。”乔向着达米安的肚子挥了一拳,但这一下他并没有打中人体的感觉,下一瞬,达米安从上方落下,一脚踹在了乔的脸上。“你也就这点能耐了。”

“那你要不要试一下,”乔一掌拍飞了达米安向着那人飞出的方向追了上去,“尽管试试看吧——我有的是你不知道的能耐。”“你太得意忘形了。”达米安踩着衣柜顺势滚向了另一边,躲开了迎面而来的攻击。

“及不上你十分之一——不,百分之一的自大。”攻击落空的乔坐在断成成两截的木制滑动衣柜门上,正准备将木板投掷出去,突然看到了一个人形的东西躺在衣服堆里——他的代课老师!

“达米安!你都做了什么!?”愤怒淹没了乔,他的眼中闪着比以往更加危险的红光——他快失去理智了。“听好了,乔,保持理智,你的代课老师现在还好好的。好好的——你听明白了吗?”“你不信任我,不仅欺骗了我,还要监视我的生活,你这——”

“咳,”阿尔弗雷德清了清嗓子,“达米安少爷,对于这件事,你的确应该给出一个解释来。”扭打在一块的两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看向了门口,几秒后,达米安说话了,“阿尔弗雷德,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如果你们能和颜悦色的坐下来聊天的话,也许就能听到我在三分钟前敲门的声音了。”

“潘尼沃斯先生,我很抱歉……”乔摸了摸鼻子,露出了一个介于尴尬和歉疚之间的表情。“不,你不需要道歉,我希望你们能够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当然,如果你们愿意减少一下我明天的工作量就更好了。”阿尔弗雷德退了出去,在关门前又说,“容我提醒,现在已经是晚上一点了,达米安少爷,为客人找一套舒适的睡衣吧。”“嘁。”

当门关上后,达米安才不情不愿地在衣柜相对完好的那部分里翻找着衣服。“达米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是机器人,而你们现在的那个老师是真正的人类。”“……等等,你是说,你用机器人替换了我们的老师?给我们代课的其实是你,走的时候换回了我们的老师?那这段时间真正的老师在哪?”“……我把他塞柜子里面了。”“……”

“达米安……”

“说。”

“你为什么来找我?”

“因为……”达米安笑了,笑容中带着一丝恶劣。

“因为什么?”下一刻,乔的脸上传来了棉质的触感,他拿着飞过来的东西,发现那是一件皱巴巴的印有蝙蝠图案的蓝色上衣。“我说完了。”“嘿,你不能这样。”“知道吗,同一件事情说的第二遍就是废话,而我,从来不说废话。”

“那么,我睡哪?”当乔穿好了睡衣后,回头看了躺在被子里的达米安。“睡地上。”“……”感受到被子被打开又被合上,达米安侧向了另一边,“你真的不应该在这个时候来哥谭的。这里不是大都会,没有超人,没有卷毛,也没有秃子。”“你是在关心我吗?”“这是对定时炸弹应有的关注。”“为什么不能尝试着对我多一点信任呢?达米安。”“事实就是如此。”

“晚安。” “嗯。”

乔侧着身将腿横放在达米安的腰上,而那个人大喇喇地张开四肢手按着乔的脸,衣角处露出了一截白色的绷带。当阿尔弗雷德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好久没看到达米安少爷这么放松过了,印象中那个冷漠强硬的男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褪下了伪装,脸上出现了一丝稚气。他相信达米安会拥有一个比布鲁斯更加精彩也更加完整的人生。

现在,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就让他们多睡会儿吧。他下了楼,来到拐角处,在翻阅了电话簿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你好?”

“你好,肯特夫人,我是阿尔弗雷德。”

 

评论(1)
热度(45)

© C杦 | Powered by LOFTER